tomatoapp

0 Comments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他的肉身不足以支撑!”帝道神衣发出了怒喝之声。

他的手掌上有帝印飘荡,天道的痕迹刻画在上面,散发无量光,那是无可匹敌的威能在爆发开来。

相对而言,叶星河的手就平凡了太多,但此刻他体内的血脉像是燃烧起来了一般,一股鸿蒙气息笼罩在了他的身体之外,日光之中杀机大出,喷薄而来,覆盖在叶星河的手掌之上,轰的一下拍了过去。

对轰在了一块!

“啊!”

光芒闪烁,无边的帝威冲上云霄,西伯利亚的天空被直接撕开了,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,紫外线失去了阻挡,嚣张的扫了进来,肆虐而荡,想要毁灭一切!

轰!

帝道神威再度爆发,冲入的紫外线瞬间消散,一道光冲了出去,跨过了无数距离,竟直奔太阳而去!

“警报警报!地球上发生超强波动,威力远在核弹之上,超出了我们现在的能量可测试范围。”

东方神话的检测中心已经炸开了。

“立即锁定目标区域!”

美丽少女春寒时节也秀美艳身影

“目标区域在西伯利亚,西伯利亚的天空已经被彻底破开,大气层蒸发殆尽,有一道光!”

卡!

屏幕是卫星提供的太空视角——

一道炽烈的帝道神芒冲了出去,直飞向太阳,轰的一下!

太阳之上烈火爆出,无数的火焰往四处扩散而出,燃烧起来周围的小行星,飞向地球的火焰则被荡灭殆尽。

“这……把太阳给打了!”

看到这一幕的徐老等人满头冷汗,要是把太阳给打没了,大家都得玩完!

光芒渐渐收敛,举世的对抗似乎落幕了,惨叫不断,一道人影落了下来。

“是帝道神衣!”有人惊呼了起来,整个古战场外面已经彻底乱了。

叶星河把帝道神衣给打败了?

“……帝主附体!”

最后一刻,帝道神衣说出的话让所有人被再度震动,而昆仑夫人等人则是吓得身体一抖,差点坐了下去。

帝主,附体叶星河!?

“完了!”

索罗等人心中同时冒出了一个念头,但凡叶星河还有一点自控之力,凭借他往日并不慈善的性格,他们怕是全部要死。

古战场之外有蛰伏的奇族之人,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,宛如末日来到,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镜面。

等待,等待结果出现!

帝道神衣坠落而下,虚影渐渐消散,神光收敛,轰的一下落了下去。

第二件帝道神兵!

核弹都无法造成半点伤害的帝道神兵,今日在此落下了第二件!

“器灵被打散了,帝道神威被抹除了,只剩下了神兵之材……”左堂秋喃喃低语。

“不!”龙胜跪了下去,发出了如同凄厉的哭声。

帝道神兵,是他们最后尊严的守护,是一族的最大杀器,是帝道祖先留给他们守护传承的最后至宝。

有了此物,他们才有地位,才有了一切!

如今竟然被打灭了!

帝道神材,取自天下各元之尊;所谓各元之尊,便是值得各种事物之中最为了得的一种。

极致的金,便是大道神金;极致的木,是混沌根源木;极致的水,是岁月流光水;极致的火,是宇宙本源火;极致的土,是万物息壤。

这是五行元,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几种,但无疑都是世间极其罕见之物,非常难得。

这些神材可以跨越岁月之光,永久不灭,如今,毁了。

噗!

一声轻响,帝道神兵落在了地上,发出了轻轻的声音,似乎扬起了一片细微的尘土。

再多的辉煌,也在此落幕了。

它曾追随那个天地间无敌人征伐世间,在此走上了它的末路,一切都烟消云散而去,带走的是属于它自己的辉煌过去,葬送的是昔日帝道留下的一切记忆。

空中的白光缓缓消散开来,那道人影依旧立在当中,低着头俯瞰地面的帝道神兵,目光平静,仿佛做了一件极其平常的事。

叶星河抬起了头,那双眸子变得越发的难以揣测了,但却让所有人膝盖发软。

“真的……真的是帝主复生了,他的魂魄附体在叶星河身上,不然叶星河不可能做到这一步!”

“还真的有这种……帝道附体……天下谁能挡住他的魂魄?”

众人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。

空中,叶星河的眼睛逐渐变得迷茫了起来,随后身体一震,落了下去,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,让叶星河从之前那种状态之前舒醒过来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叶星河一愣,看着自己身体上下四处的血孔满心都是疑惑。

“帝主走了,杀机也似乎消失了许多……”众人一阵出神,心中都是大松了一口气。

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莫非帝主真的有鬼魂吗?那也太可怕了,若不是如此,叶星河之前爆发的气势又如何解释……”

众人议论纷纷,但却都无法理解之前出现的那离奇一幕,那实在太过恐怖了。

一个帝道魂魄降临世间……

“有可能是杀机借助他的天体发挥的功能也说不准。”有人给出了一个大家都可以勉强接受的答案。

“叶星河,我要杀了!”

茫然之中,怒吼声再度响起,龙胜一枪直接插了过来。

叶星河还没有反应过来,肩部被长枪贯穿而入,直接钉在了山体之上,鲜血飘飞而出。

“刚才他没有击杀对方,现在轮到他死了!”原始惊天畅快大笑起来,眼中皆是笑意。

之前的气氛实在是过于压抑了,如今看到帝道威压消失,叶星河又成了自己,真是天大的好事!

“叶星河!”李缘风等人则是眼神一紧。

“哈哈哈!”龙胜染血大笑,他几乎被帝道杀机斩灭,如今圣人法体也破碎不堪,但还能支撑他行动,足以斩杀叶星河。

龙胜踏步而来,丹田之处光芒震动,他再次取出一杆长枪来,这一把散发着白光,猎猎如雪铸就的一般。

而插在叶星河身上的则是为黄金之色,十分耀眼,即便被切了圣道气机,却强大依旧。

“叶星河死定了!”索罗冷笑。

龙胜手提长枪而来,眼中杀意森森:“叶星河,即便是帝主后人又如何?王道境界,在我眼中,与蝼蚁无异!今日杀,报那天大之仇!”

帝兵被毁,龙胜杀气滔天,举起枪冲着叶星河再度刺了下去,竟然是冲着另外一边的肩胛骨。

“他是要让叶星河受尽折磨而死。”卡拉米眼神冰冷。

“圣人当面,他无法抵抗啊。”左堂秋叹了一口气,道:“可惜了,竟然碰上了一尊圣人,要是给他一个年轻俊杰血战而亡到也值得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,这种死法过于憋屈,双方差距太过悬殊,叶星河根本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。

呲!

银枪刺下,圣人之力极其强大,即便被斩灭了依旧夸张,落下的风将地面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杀向叶星河!

带血的眼睛猛然睁开,叶星河嘴角出现一抹狰狞笑意。

“我说过,今日要屠圣!”

染血之手抓住了插在自己身上的长枪,叶星河猛地将其抽了出来,翻身而起!

噗!

一枪刺了下去,众人脚下轰隆震动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笑天云变色。

“圣人之力在里面被帝道杀机所压制,但是到了外面依旧有用,大家还是小心一些的好。”墨色马车之中传来了提醒的声音。

“哼!躲过一枪又能如何!?”

龙胜狞笑一声,手中长枪抖开,冲着叶星河杀了过来。

“叶星河不是一直喜欢硬碰硬吗?这一次我看他怎么硬碰硬。”索罗嘿嘿一笑。

叶星河怒喝一声,竟丝毫不惧,抬枪杀了过来。

“敢跟我对拼!?”龙胜大笑,枪猛地劈了下去。

叶星河抬起枪架住了对方的攻击,巨力压下,让他脚下当即下沉,直没到膝盖位置;同时,一阵血气如火焰一般燃烧而起,粘着叶星河的身体直冲而上。

轰隆隆!

叶星河体内血气燃烧,身后竟然乍现星河宇宙图像,在古战场之中撑开,独树一帜。

“天体被激发出来了!”左堂秋一惊。

“吼!”

圣人的力道极其恐怖,叶星河双臂被压得毛孔渗血而下。

“如何?”龙胜冷笑,道:“我说过,在圣人面前,便是蝼蚁,即使我到了这一步,杀依旧容易!”

此刻,杀机消泯了许多,似乎短时间之内再也难以爆发出来,两人处于片刻的安宁之中,龙胜有足够的时间杀叶星河。

“没有了圣人修行,在我面前,就是一盘菜!”

叶星河大吼一声,犹如霹雳一般,抽出枪来,迅速挥舞起来,带着血花刺了过去。

“花招无用,吾力碾压一切!”龙胜冷哼一声,一枪再度扎向叶星河胸口之处。

叶星河嘴角带着冷笑,右手持枪,左手空出抓住了飞来的枪,身体瞬间拔地而起,竟然腾飞起来。

此刻在里面那没有修为之地,龙胜出枪,而叶星河则是一手抓着他的枪悬空而起,另外一只手动了。

长枪,出击!

“什么!”

龙胜吃了一惊,迅速空出一只手冲着那杆枪抓了过去。

“不行!”对方力道凶猛,要是让他抓住枪铁定危险了。

他唰的一下又将枪抽了出来,身体依旧悬空不动,那一杆枪却是上上下下刺了起来,速度飞快无比,枪法刁钻狠辣。

“!”

龙胜的手掌挡住了枪尖,被撕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,没等他的手掌合拢,叶星河又将枪给抽了回去,唰的一下冲着他额头点了过来。

“就只会这一些花招吗!”

龙胜怒吼不已,步伐向前,带着叶星河往那座染血之山冲了过去,走动如同龙象一般,踏动的整个古战场都震动不止。

“就是现在!”

叶星河突然一笑,抓住对方枪的手松开了,脚下在枪尖上一点,身体直冲而起!

唰!

龙胜猛地抬头,挥枪之间,叶星河已经落在了他的身后,长枪震动,啪的一下拍在了他的后腰之上——噗通!

龙胜被叶星河拍了一下,也往前踏出了一步,眼中闪过了一抹精芒,冷笑道:“天体果然了得,差点让我摔一个跟头。”

唰!

嘲讽的话刚刚说完,一枪冲着他脚前抽了下来,让他眼睛猛地一缩。

啪!

“抬脚!”

叶星河大喝一声,龙胜下意识的拿了一下脚,心中猛地一惊讶——中计了!

“滚,哈哈哈!”

大笑声响起,叶星河一脚冲着他背后蹬了过去,反弹的力量差点将他脚骨震碎。

不过龙胜身体悬空,被叶星河这一脚还是踹飞了出去,轰的一下扑在了那山峰之上。

刺啦!

靠近了那轮太阳,杀机再次降临,斩下一刀!

“啊!”

龙胜丹田一震,体内散出一道道天道法则之力,发出一声惨叫。

修为,再减一分!

“该死了!”

冷笑声迫近而来,龙胜猛地一转头,叶星河手持长枪,唰的一下刺了过来,直如了一寸,但也破开了他的皮肉,血喷射而出。

当中的圣人法则之力还没有爆发出来,便被此地杀机斩灭。

若是没有这些杀机,但是这些血液之中蕴含的法则之力都不是叶星河能够承受的,不死也得重伤。

“莫非……他真的可以屠圣?”

众人眼皮一抖,那可是一尊圣人啊,要是真的被叶星河屠了,那绝对要地震!

“蝼蚁也敢伤我!”

龙胜怒吼一声,再度转身和叶星河战斗了起来。

双方力量几乎持平,叶星河使出精湛枪法,杀的对方手忙脚乱,战斗之中叶星河依旧咳血,但是枪法沉稳而凌厉,时而刁钻直奔要害,时而霸道大开大合。

“吼!”

又是一声不甘的怒吼声,龙胜被一枪跳翻在地,两把枪架在了一起,却被叶星河一把夺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龙胜吓得眼皮一抖,立马伸手到了丹田位置,想要从中再取出宝物来。

刺!

一把枪刺了下来,直接将他的手掌穿透,旋即往旁边一挪移,钉在了地面之上,再难寸入。

“没用,圣人身体过于强大,叶星河杀不了对方。”李缘风转头看向盖娅女王所在,道:“京都那边怎么说?”

“怕是没有这么快,而且……”盖娅一脸担忧之色,女圣寿元恐怕不多了啊。

“叶星河,杀不了我!”

龙胜大笑,一脸狰狞之色,道:“等我的人来了,必死!”

叶星河一枪刺在对方丹田位置,却被震的返了回来,他的头颅和丹田坚硬无比,如同神铁一般,根本无法刺穿!

龙胜想要起身攻击,却被叶星河再度扎中了一只手掌,垂在那无法动了。

“杀不了我!”

龙胜怒吼,口中吐出玄奥奇文,声音穿上高空,似乎是在呼救了。

“糟了!”外面的盖娅女王脸色已变。

“照这个样子,叶星河一天一夜也杀不死对方。”索罗虽然冷笑,但是心却颤抖不已。

不管如何,一尊圣人此刻被叶星河压制在地。

“别得意,一头动不了的猪就是皮再硬我也有办法杀死。”

叶星河咳出一口血来,提着伤体走到了一块巨大的朱红色石头面前,伸手向前。

石头上蕴含着帝道之血,即便无数岁月流逝而去,依旧凶煞之气滔天,叶星河一接触手便是猛地一震,五脏六腑被那股强大的威压差点挤压成碎片。

“给我起来!”叶星河怒吼起来,吃力的将巨大的石头给举了起来,沉重的帝道威压差点让他崩碎当场。

“要干嘛!”龙胜神色终于变了。

此刻的他失去了神通,又被帝道杀机斩灭了修为,这颗染着帝道血的石头对他威胁极大!

“杀猪!”

叶星河咧嘴一笑,听得外面的人都是一颤。